正义:是造谣式闹访的李秀娟被追究法律责任,还是警察背锅?

  扫码关注柒维视界

  转载的请在贰肆小时之后

  谢绝所有跨平台转载

  丰县女教师李秀娟火了,她超越了中国目前所有的各类网红,创造了一个网络时代的奇迹。

  她始于亿人同情与被她激发的愤怒,而极可能终于亿人的鄙视与被她激发的厌恶。

  因为她的一篇微信 《这封信发出时,我和丈夫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丰县派出所副所长罗烈,教育局丁攀,这个世界的恶,你们占了一半》,短短几天,点在看的就是壹零万加的量,而转发的在搜索引擎里就多达壹零几页。

  所以,在这个层面上,教师李秀娟击败的可不仅仅是网红,而纵行网络十余年的中国的超级大珈们。

  他们,在此刻都要向女教师李秀娟称臣!

  那么,为什么一个女教师创造了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奇谈呢?这需要从她的这篇 说起。此处截取 里的重点,共同欣赏。

  在欣赏这篇绝文之前,要先看看官方调查后的通报:

  要点:

  一、贰零壹捌年叁月壹贰日两名学生打闹时,一学生校服拉链甩到李秀娟女儿左眼,班主任当时未发现李秀娟孩子导异常,孩子也一直正常上课。所以,这是一起意外。

  二、贰零壹捌年肆月壹肆日,李秀娟女儿感到眼睛不舒服,然后动手术。手术后李秀娟即开口索赔叁陆万,可是因无法确定李秀娟女儿视力下降与一月前的意外有关联,对方家长拒绝。

  三、学校、教育部门甚至是信访部门建议李秀娟走法律途径,李秀娟拒绝。

  四、此后,李秀娟数十次上访,其中壹伍次赴京上访。

  五、国家信访局建议李秀娟通过诉讼解决,李仍然拒绝。

  六、李秀娟在派出所民警传唤她时,她下楼逃跑时自己把腿擦伤。

  七、经查看相关 ,未发现民警有殴打、辱骂行为。

  其实这里已经很清楚了,李秀娟因为女儿的眼被同学误伤,却拒绝通过诉讼解决,变成了很强硬的上访户——一年多时间就有壹伍次进京上访,平均一月一次还要多。

  了解到这里,我们再来看李秀娟这篇石破天惊、创造历史的大作。

  这篇 的名字就决非一般,因为女教师李秀娟展示给我们的就是一个黑暗到让人绝望到要死的世界:夫妻自杀,因为警察与官员!

  而凡牵涉到警察与官员,在目前我国的网络上,不火决无可能 。

  这让人绝望的标题,一下子就抓住了阅读者脆弱的爱心。更莫提李秀娟特别强调的:女儿失去左眼!

  孩子失去左眼、警察、官员,这一定是颗大雷,不火没天理啊!

  可惜的是,这是她的谣言!

  首先没有什么准备离开这个世界。因为李秀娟在宣布“自杀”之后,多次有意用手机发出位置。这是什么意思呢?其实就是上访者也维稳者之间的游戏的升级版。

  一边叫嚷者自杀,一边发出自己的位置,就是要让政府维稳人员好找到她,她好可以借机提出非法的要求 。

  所以,夫妻自杀,是她的第一个谣言。

  其次关于其女儿“失去左眼”,虽然是个悲剧,却和她 题目中的警察、教育局官员无关。这种移花接木,其实就是栽赃式的谣言。

  关于她女儿的眼睛,她是怎么说的呢?

  她说,是她玖岁的女儿被同学无意伤害致失明,在她女儿哭了一年后,她反倒是遭到民警暴力殴打。之后,她特别懂得博取感动,用了“你们的心也是肉长的”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任谁看了都会心头一疼!

  可惜的是,民警保存着当时的执法 ,证实了民警当时根本没有殴打、没有辱骂,所以,李秀娟又在造谣。

  然后,李秀娟特别生动描述了警察殴打他的场景:疯狂扇她的脸。然后又一次刺痛人心:他那双硕大的黑手出现在我每一次噩梦里。

  当然,因为有执法 ,这些生动的副所长暴打她的场景,都是李秀娟的恶意诬陷。

  然后,李秀娟说,他在派出所时,手腕和膝盖还流着血,还有她淋血的右手。

  在派出所内流着血民警不管不顾这些完全不符合常理、甚至是有点儿玩弄智商的谣言,让人无语的是全国的网民没几个不信,甚至是深深央媒都深信不疑。

  更莫提谣媒了。

  李秀娟还造了什么谣呢?接着看:

  这么生动的描写,简直如看小说一般。狞笑、不给水喝,在监控 、执法 面前,都现了原形:全部是诬陷!

  李秀娟第二次描述女儿眼睛受伤时,她竟然特别强调了:我和丈夫开始走法律程序。

  那么,她不仅仅是拒绝了学校、政府部门的建议,拒绝走法律程序,甚至于拒绝了国家信访局通过诉讼解决问题的建议,怎么又突然来了个“开始走法律程序”?

  请问李秀娟,你的法律程序走到哪儿了?

  其实在我们面前的,就是一个“信访不信法、信闹不信法”的无赖上访户的形象。

  而在基层,在当前的维稳生态之下,无论是学校还是政府,特别是公安机关,对这类无赖上访最为无奈。

  不要攻击,也不要首先绑架!毕竟李秀娟女儿眼睛的失明最多只是一起意外,甚至不是意外。

  毕竟要想要到赔偿,就必须能证实失明与一月之前的意外有直接关系。而如果没有或者无法证实,那么这个赔偿李秀娟将无法得到。

  而要想走法律程序、通过诉讼达到索赔的目标,对于一起民事诉讼而言,这对于李秀娟来说,恐怕这是个致命的问题。

  而上访,却不用面临这个问题!只要访、只要闹,就够了!

  这应当是李秀娟一年进京上访壹伍次的最大动力也是唯一原因吧?具体她说她抑郁,鬼才会信!

  关于此案,那些谣媒起到了什么样的造谣、诬陷、助纣为虐的作用,此处不再多说,大家已经亲眼所见了。此处引用央视 的一段话:“依法公正对待人民群众的诉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具体到这件事,归根结底恐怕还是需要走法律程序,由法律给李秀娟一个交代,让李秀娟一家在法律裁决中感受到公平正义,也感受到人心的温度。

  央视说的貌似站在正义的至高点上,可是偏偏故意忽略一个事实:女教师李秀娟一直在拒绝通过司法程序、通过诉讼解决问题。

  如果接下来李秀娟仍然拒绝走司法程序怎么办?或者说到了法院仍然无法认定她女儿眼睛的失明和当时的意外有必然关联不支持她的诉讼要求怎么办?

  仍然是上访一条路,就又是反复的轮回。

  如果在这样的情况,如果把“正义”给了李秀娟,那么社会的正义、法律的正义、良知的正义就要扔到垃圾堆里吗?

  或许,这起案件,能引发一个深刻的反思:信访的功能是该强化还是该弱化?是引导民众上访还是引导民众首先选择走司法程序?

  请让法律,成为这个社会最底的底线!

  最后,请问那些口口声声说正义的、以正义自居的人、 们,女教师李秀娟以造谣、诬陷的方式博取社会关注,对派出所副所长、学校、丰县教育部门所造成的恶劣而巨大的影响,该如何处置呢?

  这件事的最后,是造谣、诬陷的女教师李秀娟被 法律 ,还是被造谣、被诬陷的派出所副所长背锅呢?

  我们拭目以待!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