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筱:甜水湖,跨年或者在碧玉关漫游(组诗)
2022-01-12 19:55
  {作者简介}   張 筱 独立作家   本名張志明,生于1965年,甘肃徽县人,曾暑名九米斋主、半破居士、自号惟微居士等。半生涉足各类体裁写作尝试,尤以散文诗知名,并创作了以“素园”为文化精神符号、为审美自觉的诸多诗歌作品,并多次获奖。   出版纸书:《漂泊之魂》(散文诗集);《青春行旅》(散文集);《时空造影》(散文诗集);《素·诗》(散文诗集)等六种。   先后出席由《散文诗》杂志举办的第六届、第十届、第二十届全国散文诗笔会。   张筱:甜水湖,跨年或者在碧玉关漫游(组诗)   【乡风激荡碧玉关】   诸神凋蔽,玄幻的天空鲜美   是童话剩下的最后一道门框   推拉着昼与夜的门扉   河流,狭谷,层峦,山果,延伸着迁徒的走向   石滩,新城与相傍的牛谷河   还有趟马滩的风   一同传说着悠远的传说与伏羲氏的神话   美酒,美玉,美人,美食   甜水(天水)湖,碧玉关   山水,城堡,田园   高天厚土,我自行吟   芳草如茵碧玉关   山花烂漫碧玉关   走穿3000年历史的碧玉关   碧玉公主的传奇在故乡传唱   2018·07·18 碧玉关   【花朵,或碧玉公主】   碧血丹心   盛开在相遇的夜晚   是浮云中突明突暗的月   是一枚英姿明皓之花   她从传说中走来   在现实中又一次完美穿越   认识她的人   已经热泪盈眶   在牛谷河畔   在柔曼而深情的唱腔中   楚楚动人   试图把一段佚失的历史还原   龙原之原的碧玉关   在陇原之原   沉默了数千年   碧玉公主   在王子的脉脉深情里   永生,永开不败   2018·07·26 半坡居   【梦回碧玉关】   进入二次元世界回溯   获准一张希腊签证   梦,却比神话更神奇   梦里的花   每一瓣上都写着一个名字   关哈(碧玉关)   牛谷河   平襄古城   上店子,下店子   青阳寺,甜水湖(天水湖)   意外的是   他没有走到希腊   却又获得一张   襄戎国王   颁发的荣誉国民证书   及与碧玉公主   一场人类文明起源之   激烈辩论   2019·05·28 半坡居   【踏访碧玉关】   层层叠叠的碧绿   麦浪滚滚向天际处   胡麻茵茵   河谷蜿蜒如巨龙   在天空下的堆积物中   历史悄吟   襄戎国,三千年前的故事   没有灰飞烟灭   在后裔的追溯中剧情渐显   历史无可复制   但场景仍在,遗存仍在   在李家坪,在碧玉关   踏在山峁沟壑的脚   是在丈量历史的长度吗   蓦然的钟磬,青阳寺的旗幡   又招展了谁的心旌   被遗忘的角落   新的传奇正在点点簇簇丛生   2019·06·24 西关   【回首碧玉关】   那飞升的烟火   还眷峦着雨后的村庄   在牛铃成为传说之后   在关哈古国成为遗存之后   碧玉关   是谁又一次把你唤醒   是那些远离故土又怀揣故土的人   是那些回不去烟霭乡愁的人   是那些心心念念的赤子   碧玉关   在漫长的沉睡之后   在三千年的历史烟云散尽之后   你又一次要出浴吗   你又一次要远征吗   不!你只是想看一眼你的后裔子孙   那高高的堡子依旧   那山川河流还是当年的走向   那稠密的人烟比当时鼎盛   那些丰茂的植物   竟然让你生出陌生的欣悦   潸然于幸福的颤栗   你看见的是繁茂   你看见了后裔子孙的梦想   你用你宽大的襟摆   将把所有的乡愁包揽   让历史再次开唱   让记忆重新开花   2019·07·02 西关   【再访碧玉关】   远方已具名   只是我不去太远的地方   在三百多公里的时速中   只做了二百公里的挪移   只去乡下,看山   亲近夏日的庄稼地   麦子黄,胡麻蓝,洋芋的绿与紫   只是搭帮结伙   只是去回访   在去年夏日初探过的   碧玉关   去看看堡子,山与水   去听一听襄戎国的遗梦   亲近王子玉,及碧玉公主   (他与她,正在此趟的同行中)   去坐实即将到来   一个华丽变身   2019·07·09 D2566   【夏天的绿在碧玉关】   夏天,碧绿如玉   心碾过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   眼睛俘获的   人群,畜牲,生长的五谷   一如三千年前   山安详如屏,一排又一排   沟壑幽深,积蓄的水比天蓝   一览无余的天空   还有一些   是看不见的神秘   我穿过碧玉镇,碧玉村   踏勘那个叫碧玉关的地方   2019·07·10   张筱:甜水湖,跨年或者在碧玉关漫游(组诗)   〇 張 筱   【王者归来】   --写给碧玉关的游子   那一刻,那一步之遥   竟然用了数十年   庚子年冬月某   王者归来   碧玉关还是那个名字   山水还是曾经的山水   石峡是石峡   四水还是那四条河   高高的堡子   耸在高高山上   像左顾右盼的乡村父母   他们等待游子归来   每一条沟壑里   都遗留下些历史   在文化的遗存中翻捡   他为碧玉关的历史折叹   他沉醉在故乡的山山水水中   再次臆造历史宏大场面   他以自己的方式   以碧玉关之名:重新叙事   2020·12·29 兰州-通渭   【碧玉关,这是一个巨大的暗喻】   在陇中高原冬天穿行   往复于陇坂与沟壑纵横交织之间   满目是整齐的荒芜被雪勾勒   那层层叠叠的厚土在高天之下   那皱褶里的村庄沉默寡言   如同巨大的暗喻   就是这样千百年来印证着   也匿藏着一些东西   在陇中腹地名叫碧玉关的地方   我探究李家坪八千年的历史   造访甜水湖的甘甜   寻觅龙文化之根脉   在秋天,在夏天   也在这个冬月月圆之时   终于明白了历史的逃遁   与岁月在一起逃离   在碧玉关的繁衍生息中   我们   一同寻找历史的草蛇灰线   在屡次的探究中   谁又来安抚乡愁的柔弦   在陇中腹地名叫碧玉关的地方   一次又一次   来来往往,去去来来   2020·12·30 通渭   【沙棘,古堡,甜水湖】   沉寂在白雪与疏林中   有一簇簇鲜亮的橙红   我秋天经过时它们是那么饱满   此行看见了它们冻皱的颜面   庚子冬月,二九第一天   阳光下仍然是零下十二度低温   在这丛沙棘果前   我默立,凝睇   迟疑片刻后我拍下一張照片   这是过路者的注脚   是天地万物恒久的代言   再坚持一些在枝头在寒风中高蹈的日子   我拍摄的另一组照片   背景广袤,苍黄起伏延至天边   在这厚土之上蓝天之下   我捜寻那个湖与其古老的传说   我盯着山坳平仄错落的瓦房   把自己站成一座古堡   雪白,棘果红,山林是银色   在黄土挤压堆垒的高原   七里甜水湖的裂隙是苍厚的黛黑   仿佛俯伏在黄土高原的游龙   突然风吹来,我恍如一枚沙棘   携带肉身的灵魂飞过远山   2020·12·30 通渭某酒店   【甜水湖,或者最后的行走】   最后的行走,是最后   不是末日   也是末日   是庚子年最后一日   我的肉体驮着灵魂穿过冰雪之谷   看见艾草   又看见香蒲   还有两只微型温泉栖身的青蛙   每一种发现   都让我的心尖打滑   在黄土的裂隙中   这千年冲刷陷落的河床上   有螺丝的遗赅   在冲积带上   是冰冷的溪腾挪若白龙   在湿陷性黄土地貌中   那一堵赭红沙崖   证明着一个远古湖泊的存在   甜水湖或天水湖   在人文考察中又一次被证实   堆积,冲刷,挤压   曾经水草丰美盛大的甜水湖   只剩下一溪扭扭柔柔的清流   漩涡哈-小湾-大湾-扎扎嘴   听一听这些古老的地名   每一个都是流水哗啦啦的音符   我把自己想象成古代侠客   肩扛的铁锨   是我行走江湖利器而无不往   一个古老的村庄在一个古老的湖之上   2020·12·31 碧玉关,甜水湖   【告别之告别】   斜射的光照亮纵横世界   弥漫地老天荒的味道   每一条线上,都搁置着暖意   终结者已终结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好坏不明的未来   你不想告别   而每一事物,又何尝不是向你告别   告别从来没有停止   在自己的仪式里   随时随地,没有停顿   2020·12·31 通渭   【最隆重的仪式是在碧玉关庆元旦】   我以我的方式跨年   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的仪式中   欢快,顺意,吉祥   踏雪寻梅   在梅花山下   千年的梅林只剩下一个名字   另一个名字   叫碧玉关或岳岔村   甜水湖   是岳岔村最有力的托举   最隆重的仪式也只是仪式   新年的多彩已现   碧玉关不是梦   是一个美好的传说   2021-01-01 通渭   张筱:诗咏碧玉关(古风三首)   夏日杂诗·咏碧玉关   四水纵横八千年,襄戎遗存碧玉关。   青阳山下牧马地,三面环水湖水甜。   五城三堆扼咽候,通渭小曲今唱传。   六国归秦成一统,伏義后裔那坡川。   2018·07·09(龙原文化)   探察天水湖有感   草枯坡披,冰青雪白,有蛙响泉,芳洲依稀,取证断壁,探源释疑。季节断流,水枯见底,有香蒲兮,亭亭汀泊,有佳人兮,宛若梦里。   一   探秘平襄邑,远眺襄戎国?   踏斟天水湖,情系碧玉关。   剥茧冰雪涧,抽丝不冻泉。   古名草蛇觅,山水?首尾。   二   崖断百尺红,响水空谷声。   有湖名甜水,博得后世名。   战国犹泡影,泥足留遗存。   香草美人梦,细究终有影。   2021·01·01 通渭,碧玉   跨年抒怀   考察天水湖后,宿通渭县城,与芳全君一起饮酒,跨年。诗纪之:   月圆冬月家国在,星移斗转乾坤里。   英雄无觅山河间,碧玉游子共举杯。   文化历史有传承,乡韵乡音乡情续。   待到三月春风吹,百草花开是故里。   庚子冬月月圆之夜,於通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