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差矛和勾践剑都不是楚国的,为何会出现在楚
2021-10-13 12:36
  夫差矛和勾践剑,分别是吴越两国的神兵利器。有意思的是,这两件兵器出土于湖北省荆州市江陵县马山和望山的楚墓,两墓相距不过两千米。曾经在历史叱咤风云的两件顶级兵器,最终出现在楚国,着实令人费解。   1965年冬天,越王勾践剑出土于湖北省荆州市江陵县望山楚墓,剑长55.7厘米,宽4.6厘米,柄长8.4厘米,重875克。剑型修长,剑有中脊,两刃锋利,锋刃曲凹。剑身刻有两列鸟篆铭文:“钺王鸠浅自乍用鐱”。经检测,勾践剑含有铜、锡、铅、铁、硫等成分,寒气逼人,纹饰精美,被列为国家一级文物。   上图_ 越王勾践剑   十八年后,同样是湖北江陵,吴王夫差矛出现在马山5号楚墓中出土。它全长29.5厘米,矛身最宽处5.5厘米,矛身中部起脊,呈三棱形,满饰菱形花纹,脊部有血槽,矛刃锋利。矛基有两列错金铭文:“吴王夫差自作用矛”。据专家考证,这件矛是件不可多得的青铜珍品。   上图_ 吴王夫差矛   吴越两国的矛盾与地缘政治有着密切的联系。吴国以太湖为中心,苏南、浙北以及安徽东南部是其势力范围。越国位于吴国之南,定都会稽(今浙江绍兴市),包括浙江大部和江西一部。吴国制霸中原,必须首先控制越国,以免后顾之忧。越国染指九州,肯定得制服吴国,由此,吴越两国确认了一下眼神,相互缠斗,至死方休。   在文化上缺乏认同感,同样是吴越两国势不两立的主要因素。吴国始于周王室苗斋泰伯,周太王长子秦伯三让王位,和二弟仲雍从中原来到江南,断发文身,“自号勾吴。荆蛮义之,从而归之者千余家,立为吴太伯。”司马迁认为:“余读《春秋》古文,乃知中国之处与荆蛮句吴兄弟也。”从而确立了吴国和周王室之间的血脉联系。   相较外来户吴国,越国主要由当地越族组成,越族是夏朝姒姓后斋,据《史记》明确记载:“越王勾践,其先禹之苗裔,而夏后帝少康之庶子也。”少康奉命回乡守护大禹陵寝,在当地建立了越国。吴越两国之间的文化差异,造成双方互不信任,战争在所难免。   上图_ 春秋时期 吴国 越国(图右下角)   吴国处于齐楚之间,经常与其发生战争,为此,战车依然是吴国军队的主力。战车除了配备弓箭外,同样需要戈、戟、矛、钺等长柄武器。在这个背景下,夫差矛应运而生。值得注意的是夫差矛是指夫差时期铸造的矛,并不是指夫差专用的矛。   先秦时期,中原国家普遍以战车作为武器。吴越地处长江三角洲,河网纵横,水系发达,影响了战车的机动性和冲击力,故此,吴越交战短兵相接的机率大大增加,青铜剑作为近身武器,受到了两国的关注,得到了长足的进步。   春秋时期,越国尚属蛮荒之地,自然条件的恶劣塑造了越人悍勇尚武的性格。《汉书·高帝纪》称:“越人之俗,好相攻击”。可见其民风彪悍。《汉书·地理志》记载:“吴、越之君皆好勇,故其民至今好用剑,轻死易发。”西汉初年,吴越民风尚且如此,春秋时期应该有过之而无不及。青铜剑在当时具备广泛的社会基础。   上图_ 受到氧化后的春秋战国 青铜剑   其实,青铜剑取决于青铜合金中锡的含量,以及剑的铸造工艺。青铜实际上是一种铜锡合金。锡多了,增加了硬度,减弱了柔韧性。锡少了,加强了柔韧性,降低了攻击力。为了解决这一矛盾,越国工匠采取分段铸造、整体浇铸的方法,用柔韧性高的合金作为剑身,以硬度高的合金用于剑刃,经过反复浇铸,形成了性能优异的复合剑。经过复合铸造工艺,越剑的性能明显优于吴剑。   现存二十多把越剑中,越王勾践剑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一般青铜剑长度在28到40厘米之间,与其说是剑,不如说是匕首。而越王勾践剑的长度达到了55.7厘米,剑身表面的硫化铜,起到了防锈抗氧化的作用。历经两千多年,依旧能砍破二十多层纸,宝刀不老,锋利依旧。   春秋末期,吴越战乱不断。公元前496年,吴王阖闾伐越,越军以死囚阵前自刎为诱饵,分散吴军注意力,越军果断出攻,吴军措手不及,招致大败,阖闾伤重不治。夫差继位后,重用伍子胥,两年后替父报仇,降服了越王勾践,取得了吴越争霸的领先地位。   上图_ 越王勾践(约前520年―前465年),姒姓   在范蠡和文种等人的辅佐下,勾践扶持生产,安抚百姓,训练水军,整肃军队。越国在他的治理下,国力逐渐强盛。公元前482年,越军趁夫差携吴军主力北上会盟之际,偷袭吴国,俘虏了吴太子友。吴军回援,军士疲惫,被迫媾和。此后,越军两度进攻吴国,均获大胜。公元前473年,越军包围了姑苏山,夫差含恨自刎。越国成为“春秋五霸”之一。   公元前306年,越王无疆率兵伐齐,误信齐使,认为楚国空虚,转而引军攻楚。不料,楚国早有防备,在徐州伏击越军,无疆死于阵中。由于无疆身前没有指定继任者,他的子嗣纷纷自立称王,越国陷入内耗分裂的局面。   上图_ 夫差(约前528年—前473年),姬姓,吴氏   夫差矛是吴国的制式兵器,曾经大量装备吴国,全国曾经出土过多件夫差矛,出现在楚国墓地也在情理之中。   勾践剑流入楚国,具体原因却是迷雾重重。解答这个问题,答案应该与望山楚墓的主人邵固有关。   有鉴于此,专家持有两种观点:   有专家认为邵固就是邵滑,此人“而内行章义之难,越国乱”,助楚灭越,功不可没,因此,楚王将勾践剑奖赐给了邵滑,最终大宝剑沦为了随葬品。由于邵固在历史上确有其人,生卒年份集中在简王、声王和悼王三朝,与楚灭越的时间线并不吻合,这种观点pass。   上图_ 楚昭王(约前523年―前489年),芈姓,熊氏   吴越争霸,吴国和晋国结盟,越国联合了楚国。勾践的女儿曾经嫁给了楚昭王为姬,这把宝剑作为嫁妆,来到了楚国。邵固出身楚国贵族,“出入侍王”,深受信任,因此,受赐勾践剑,死后还用它陪葬。先秦时期,有君王赐予宝剑的传统,这一观点无疑可信度更高。   清朝文学家蒲松龄曾有一副对联,“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一言道尽秦末乱世和吴越争锋的悲欢离合。   吴越两国的纠葛,随着秦国统一六国尘埃落定。吴国夫差矛和越国勾践剑,曾经是一对死敌,如今在湖北省博物馆同一个展馆展出,历经千年,锋芒依旧,世事变幻,物是人非。   文:计白当黑   参考文献:《汉书·高帝纪》《史记》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