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无羡、蓝湛无羁山在相见,魏无羡、蓝湛暗中较劲,谁都不先服软

  魏无羡在无羁山的进度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已经颇有模样。在他的心中江澄、金陵都有一定的分量在准备房屋的时候自然是给他们都准备。至于蓝湛自然是在忘羡屋给他设置的雅间。不过咋一看是无法发现,马上竣工,自然是要邀请众人来到这里庆贺一番。魏无羡就把思追叫来,让他给众人发请柬。思追一听心里暗笑中,这魏前辈还不如直接说让含光君来呢?

  打开 APP看高清图片

  这两人近一个月都没有联系,一个是真忙,一个是在这里赌气。魏无羡却不知道思追已经把这边的情况每天都向蓝湛报告。但是,今天的信息有点炸,要邀请其他世家弟子到这无羁山,这江澄、金陵、聂怀桑都在被邀请范围内。再加上这个叫莫玄翼每天时刻提醒魏前辈这该做,这不该做,活脱脱得就像含光君。思追在这里不禁为蓝湛叫苦,要是再不来,估计这地位是保不住。

  随即还是先给蓝湛发信号,把魏无羡的意图告知。这边接到信息的蓝湛心里很苦,看 己是时候让某人不该如此放肆。蓝湛到叔父处去辞行,到蓝曦臣处发现状态比以往也好很多。便像蓝曦臣提议一起去无羁山,这些好友可以聚聚。毕竟不能总是活在过去,是时候发下。蓝曦臣答应和蓝湛一起去,第二天早上就出发。

  江澄、金陵其实早就耳闻魏无羡在重建乱葬岗,金陵早就想来,不过江澄看他看得紧。他总是抱怨江澄,还总是怒怼江澄很怂,有话不敢说活该自己孤独。如今正好可以去。金陵说舅舅最近待得实在是无聊,也没有什么夜猎。咱们就去看看吧!之前我们不跟联系情有可原,如今都真相大白。我们为何还要在这里绷着,说实在的你根本就是很紧张魏无羡的不是吗?

  江澄闻言就吼着金陵,你小子是不是又皮紧,你舅舅我还要归你管,你个小屁孩知道个啥。我们之间的问题又怎是一句话能说得明白。那就多说几句呗,这样憋着你也不嫌累。再说我看那魏无羡也不是那样不近人情,看他还挺在意咱们云梦不是吗?走吧,舅舅我也好意思追他们一起夜猎呢?

  聂怀桑也接到信息,无奈笑笑,这魏兄永远都是这样嚣张。这乱葬岗终究还是他的最终的归属,也踏上前往的路程。

  要说还是蓝湛这一行人先到无羁山,给他们的感觉似曾相识,却又不同。幽幽小径,尽头有一个名叫静思的庭,两旁是莲花池。在往里走明晃晃的趣味书屋几个字映入眼帘。蓝湛不免心中愉悦,原来魏无羡是把属于他们的回忆都建在这里。嘴角上扬,蓝曦臣看到这一切自然是心里明白,也感到欣慰,忘机的付出终究是有回报,不像自己在意那个人,不复存在。

  不过下一幕让蓝湛很是生气,只见魏无羡正在把着莫玄翼的手在写着什么东西。脱口而出魏婴。这边专心交课的魏无羡,听到声音也是一惊。忙抬头看到蓝曦臣、蓝湛,直接越过蓝湛和蓝曦臣打招呼。

  你们来得还挺快的吗?原以为仙督事务繁忙不会过来,或者晚到几天。就没有提前准备呀,其他人还在道上呢?看着这两人说话阴阳怪气的,都只是笑笑不语。蓝曦臣向思追提议看看风景,这不其他人也跟着出来。不过这莫玄翼还不走,思追一把拉着他,说道走了。

  众人都走了,感觉空气都凝结在一起。两人对视谁也没有先说话。好像暗中较劲一样,就看谁先服软。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